最美好的岁月,最残忍的时光12-终章

  • A+

十二、释冰(其一)

“孟秋,我真希望你能考虑一下。

“还有什么可说的?老娘就是喜欢你!跟你在一起之后我给你买手机买电脑的!没有我,你现在还活在原始世界呢!”

光大证券“你为我做的一切……我谢谢你……”

光大证券“怎么?现在知道说谢谢了?晚了!你看别的女生的时候想过我?”

“那些东西我都还给你还不行吗!”

“你以为我会稀罕?现在你有两个选择,第一,你现在可以走,不过后果……我肯定会让你后悔!第二,脱裤子,趴到床上去!”

光大证券“勉强得到的爱情又能维系多久呢?何必呢?”

“你……真的?一点也不喜欢我?”孟秋的语气突然温和了下来,实际上却充满绝望与无奈。

“以前很喜欢,现在……不知道。”商林拉孟秋坐下,他决定和她心平气和地谈一谈。这个时候,秦万的大腿已经被秦汐掐紫了,秦万竟然怂恿自己来看这么无聊的伦理剧,说好的激情戏呢!

光大证券“不怕你生气,这些话我还是说吧……你追求我的时候,我觉得你是一个清纯可爱的女孩,我没体验过恋爱的感觉,脑袋一热我就答应了你。是,我承认,你对我相当地好,出去玩都是你掏钱,隔三差五给我买礼物,给我换手机的速度和每年新品发布会同步,但我是一个男人啊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真的仅有的一点点尊严都被践踏光了……和你在一起,我很自卑,很自卑,渐渐地,这种自卑变成了隔阂,我觉得我们虽然在一起,可是心却渐行渐远了……你有很强的控制欲,是一个强势的人,是你的家庭决定的,我改变不了,我只能竭尽所能去迎合你,但我是人,而且我是个男人,说实话……我有点累了。”商林牵起孟秋的手,深深地注视着它,“作为一个男朋友,去给别的女孩献殷勤是我不对,既然我们还没分手,我愿意接受惩罚……”

孟秋哭了,那次她哭的那样凶,商林的肩膀湿了一片,她从未先外人展示过她的软弱,她是个女人,她也会累……

光大证券她也错了,她只是一心想对他好,却忘记留给他男人的尊严,她只是一心想留住他,结果却做出了令他伤心的事。她哭,她希望她的泪能让商林看到其中的忏悔。

商林为她擦着眼泪,抚摸着她的后背,将她深拥怀中。他笑了,他感觉到照顾一个女孩的幸福和满足。

光大证券秦万在大衣柜里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他多么希望秦汐也可以和他这样,然而,秦汐已经睡着了。

哭声不知何时停止,两人不知缠绵了多久。“行了,脱裤子吧!”孟秋从他怀里挣了出来,“啊??”

“啊什么啊!刚刚不是说好的么?作为男人,是不是得说话算数?”

“哦……”商林转过身去开始解裤腰带,“停!转过来,害什么羞嘛!”孟秋不依不饶,她不想错过这个一饱眼福的机会。没办法,商林照做了,孟秋现在就像是一个等待魔术师揭秘的观众,眼神射出的光芒照的商林满脸通红。

灰色的帷幕落下,雄伟的山峰旁点缀这黑色的针叶,山尖努力向前挺拔,好似想要摘得天空的星星,下面两个鹅卵石随步伐而晃动,“我不趴着可以吗?这玩意压不下去……”商林男性的羞涩让孟秋不胜沉醉,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

光大证券“鸡鸡好可爱……”一时语塞,她不知道该管那里叫什么,索性就想起了小时候的说法,但发育的那么成熟,这么叫感觉还是带有稚气。商林羞涩地摸摸孟秋的红色脸颊微笑,“你更可爱……”

光大证券巴掌一下下落在商林的健臀上,谈不上疼,毕竟身经百战,谈不上羞,毕竟是自己的女朋友。他此时在体验这种感觉,他和孟秋一起的疼痛。慢慢地,巴掌变得越来越快,像鼓手进入了激昂的高潮,飞快而短暂的疼痛累加商林有些吃不消,蹶在床前,他的身前也随着节奏晃动,像是配合美妙的和旋。他忍着这个可以接受却不好接受的疼痛,这是他的责任,让女友解气的责任。

“转过来,手抱头。”

商林有些害怕,她要干嘛……?

“看别的女孩,罪魁祸首就是你的鸡鸡!我要惩罚它!”打了这么久,他的鸡鸡还是这样挺立着。

“……宝贝……打坏了你以后可就不幸福了啊……”商林真的害怕,下意识捂住下面,赶紧对她百般讨好。孟秋听他这么说不禁笑了出来,“放心,我会有分寸的。”除了绝情地拔了他三根毛以外,其余说是打,不过就是爱抚罢了。商林咬牙切齿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欲望。这要是没忍住弄出点什么东西来,可就太尴尬了。

光大证券“看也看够了,咱俩的账是不是该算算了?”秦万拎着板子打量着床上一丝不挂的秦汐。

十三、释冰(其二)

(from作者:听说最近手机双摄像头特别流行,我也想试试。以下内容来自SBKD1智能手机,双视角,双重体验。)

左镜头:

虽然不是第一次看我女神的娇体了,但现在的我依旧热血沸腾,手里的板子不急着落下,我想先体验一下她柔嫩洁白的肌肤。伸出手指,轻轻落在她的丰臀上,晾的时间也挺长,摸上去有些凉丝丝的,像是点着光滑的冰块。秦汐没有发出什么反应,毕竟白天那里都被我摸到了。加大力量,手指像她的臀缝探去,这个区域是我没有拜访过的。我们两个都像触电一般,她的肌肤紧紧的,上面布着细小的紧皱。我坐到了床上,一手拜访着她的香背和秀发,另一只手继续探向她的臀缝深处……她可能没有想到我会伸进去,惊呼了一声。

“乱叫什么!一会加罚!”)

“诶呀,你不要伸进去嘛,难受!”听着她娇羞的声音,我只想说,我的处境赛神仙。

“行了!不难为你了!我站起身重新拿起板子。”小丫头,看来你还不知道哪个更难受啊!这我得好好让你领教一下。先发制人,我用十足的力量抽下了第一下。秦汐可从没挨过这样的一下,直接蹦了起来。

“你干嘛!谋杀啊?”秦汐揉着屁股控诉着我。见女神跟我撒娇,我心里早已百花齐放,换做谁这种场合下又能不生怜悯之心呢。我脱掉鞋子坐到床上,把她抱上了我的腿,和白天一样。减轻了三分力道,板子继续一下一下地亲吻着她的丰臀。她依旧在我的怀里扭动,我们二人仿佛融为一体,一个鼓手会把伴他的架子鼓视为生命,怀里的秦汐是我的挚爱,我和鼓手一样,演奏的都是人间美艳。板子是画笔,先上底色,粉嫩,再上主色,红润。准备好添加辅色时,她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,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,给她加油,“别怕,有我。”我用板子轻扫臀面。

光大证券“最后十下,加油!”我用语言和行动鼓励着她,她没有说话,把屁股轻轻向上翘了翘示意着她会努力。画卷向点睛之笔走去,几处深红点缀在了红润的臀上。她的手握的很紧,但没有出声,她面前的被子已经嵌上了一排牙印。

“你很棒!”

“那你……原谅我了?”

“我怎么忍心怪你呢!不过,休息一下,准备接受加罚吧!”

右镜头:

“该死的秦万!空调开的那么低!不知道我没穿衣服啊?自己穿那么多!脱了不就不热了!真是穿着衣冠的禽兽,简称衣冠禽兽!”我躺在床上,有些凉,但更多的是紧张……我会裸体躺在一个男同学面前,我竟然不那么羞,可能是习惯了吧,呵呵……说好的少女的羞耻心呢!都说挨打前容易想的很多,我看这还真是一个真理。回头看了一眼秦万,他抬起板子有些犹豫不决,他想什么呐?我天,他竟然摸我!算了,又不是第一次被摸,多摸一会晚点挨打,也不错~。还挺舒服的,温柔的抚摸。他的手有些粗糙,感觉像是饱经沧桑的老司机呢!嗯!?他怎么伸进我的臀缝里了……这个真的好羞……不要再继续了,我有些不适的晃动,像触电了一般。“啊!”我尖叫了一声,他毫无预兆的把手指伸进我的屁眼。突如其来,猝不及防的扩张疼痛,“乱叫什么,一会加罚 !”

“诶呀!你不要伸进去嘛,难受。”是真的很难受,不适感夹杂着羞涩瞬间席卷了我,只要他把手指拿出去做什么我也能答应啊!

“行了,不难为你了!”呼,他拔出了手指,我深深舒了一口气。这还不如挨打呢,可是一秒钟之后的遭遇让我改变了主意,第一下怎么可以这么疼!板子像带牙齿一样撕咬着我的皮肤,融入血液一般的疼痛,不受控制,我一下就跳了起来,不住地揉搓着身后,也完全顾不得什么少女形象了,前面看就看了吧,总比后面冲着他安全!

“你干嘛!谋杀啊!”我控诉着他,我发现大声喊叫也可以分担疼痛。

“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?”

他对我的反应不依不饶,“可是……真的太疼了……”我的眼泪都被活生生地疼了出来。但几十秒见他没反应,我还是乖乖地趴了回去。

“我趴好啦……请继续吧……轻一点好嘛……”秦万上床把我拉到了他的腿上,我觉得比冰凉凉的床多了一丝安全感。板子一下一下地打击着我的屁股,但力度是轻多了,也是疼一下,然后晕开,不过,一下下的积累还是打穿了我的防线,我开始不停地流泪呻吟。他告诉我还要打最后十下,说实话我真的受不了了,但是……他的手和抚摸告诉我应该接受这最后十下,我挺了挺伤痕累累的屁股。

这十下真是痛彻心扉,我是一个惧怕疼痛的人,这些板子如果要我去形容一下的话,就是去登山,屁股被蜜蜂蛰一下,蛇咬一下,摔个屁墩,站起来又摔在了一块石头上,生火失足屁股掉进热水,去医院消毒,缝针,拆线,伤口崩开,继续缝针。说的有些夸张,但我觉得这十下不比我说的那些好挨多少。好在秦万一直在鼓励我,我的心暖暖的,屁股上的疼痛也容易忍受了一些。感觉我面前的男孩,我可以对他打开心扉,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,为了留住他这一个朋友,我的屁股做出的牺牲,也值啦!

十四、时光

光大证券秦汐穿好衣服侧躺在床上,感觉稍微动一下,屁股上的神经就会传递出强烈的疼痛信号。秦万在一旁抚摸着她的后背“丫头,给你顺顺气。

“不必了!我才没哭呢!”

本来颇为温馨的画面,却因为一道空中的裂隙所划破。那道裂隙突然出现而且越来越大,透着黑色的光,像匕首在空间上割出的口子,屋内越来越黑,魅影密布,气氛骇人。秦汐没有看错,绝对没有!那就是上次威胁她的黑衣女人-时光!一身黑装和复仇者联盟中黑寡妇的区别可能就是她蒙着面。又来了,又是虚无缥缈的声音“时间球还给我!”

光大证券“凭什么!”秦汐不想屈服,况且岁月告诉过她,时光的加速衰老没有实质作用。)

光大证券“凭什么?就凭这不是你的东西。”

光大证券“不!这个是岁月给我的!”

“岁月?那个败类有什么权力占领这个东西!”

光大证券“你才是败类!大坏蛋!”秦万呆呆地愣在一旁,茫然地听着她俩的对话。他想帮一帮秦汐却不知所措。

“孩子,不要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就……啊!”秦万绕到了时光的后面,一把撕下了她的面纱。与想象中冷峻丑陋的脸不同,她的脸颇像秦汐,一样的秀美,只是左脸上的一道刀疤破坏了和谐,但却能增添一些俊俏与棱角。

光大证券与其同时,还要一个与秦汐神似的人正坐在距宾馆不远的一个幽静的咖啡屋里,她的对面是一个男生。

光大证券秦万的动作彻底惹怒了时光,“本来我们的私人恩怨不想牵扯你们!但你们真的是太过分!”

光大证券“你想怎么样!”二秦现在已经被恐惧所笼罩。时光抬起手,刹那间宾馆的屋子变成一个个像素向四周散去,二秦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不受控制,像高空抛掷,一会儿便晕了过去。

光大证券“风柔,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何进拎到桌上一个礼物盒。沈风柔拿起桌上的咖啡,抬到嘴边又放下。

光大证券“何进,到那边我会想你的……”沈风柔马上就要出国念高中了,这可能是她与何进最后一次见面。

“风柔,有些话我还不想跟你说,不想给你什么压力,但想到以后可能没机会再说,所以还是告诉你吧……对你的好感来自于第一次上高中……”

历史总是在开玩笑,沈风柔和何进感觉完全就是升级版的秦万秦汐,何进一直喜欢风柔但风柔只是依赖着他,谈到喜欢,风柔同样说不出什么感觉。

光大证券等二秦再醒来时,两人被并排绑在了一个刑架上,腰部弯曲双臂被拉直锁住,双脚分开,被缠上了铁链。屋内只有两个蜡烛发出虚弱的光,二人的衣服被随意扔在远处。

“放开我!!”秦万愤怒地挣着铁链但无奈终是徒劳。

“我倒不能怎么样你们,只能用教育孩子的方式。”时光的手里多了一只藤条。

“不要啊……”秦汐想到自己屁股刚刚经历的灾难,想到一会如果再挨藤条,她还不如死了去。

“早知今日当初为何不乖乖交出时间球!还有你!别动了,你越挣只会越紧。”

“一共二十下,你俩自行分配吧!”

光大证券“都冲我来!放过秦汐!”不是秦万想硬充好汉,只是秦汐真的不能再挨打了,他的心已经被愧疚吞噬。秦汐很心疼,但她真的一下也挨不了,她只能像秦万那样握住他的手给他加油。

十五、疼藤

“啊!”第一下就迫使秦万声嘶力竭地尖叫了出来,这种疼痛是这样尖锐,像一根针扎进肉里随后像侧面撕划。秦汐回头看了一眼,秦万健硕的屁股上却没有任何印记,难道他这么不禁打?秦汐想到。

光大证券“不用质疑,我打你们是为了教育而不是伤害,我留给你们的只是无尽的疼痛,而不是鲜血和伤口。”

“你少在那装什么清高!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们!仅仅是为了自己的邪恶目的逼我们罢了!”秦汐义愤填膺。

光大证券“啊!!”秦万刚想插话,第二下又准时落了下来,他感觉自己已经要昏过去了。

“嗯……何进……我……”

光大证券“没关系,知道你会吓一跳!”何进对自己的表白还算满意。

“嗯……但是我…… ”

“没关系!没指望你和我在一起,只要你开心就够了!”

光大证券“不知道怎样感谢你对我的照顾,最近忙,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……”

“你如果真想感谢我……”

“怎样?”

“spank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?”风柔的脸腾地一下红了,将要出国的她英语水平没有问题。

“咋感觉你有点流氓呢!”

光大证券“你说我流氓又不是一天两天了!”

光大证券“哎……按理说可以答应你的……可是这两天我没有洗澡……”

“大夏天的不洗澡,小懒妞!”

“不是……”风柔的脸更红了,“我的腿上有些过敏,医生说不能沾水的……”

“没事!我不会嫌弃你的!”何进可不想因为这种原因放走煮熟的鸭子。

“那……好吧……”

光大证券十五下过后,秦万的嗓子已经沙哑,不知疼晕了几次,反正屁股上倒是洁白如初。

光大证券“等!剩下五下打我吧!”

光大证券秦汐已经感受到了秦万的手在她手里已经虚弱无力,再挨下去会出事的。

光大证券“没事……我……你……还是……”

光大证券“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呢!你要是不同意我再也不理你了!”

光大证券“别……别别……我再挨两下,然后在打你吧……”

光大证券“啊!!!”时光不管这些,一口气抽了两下,秦万的身体无限抖动,但都无法摆脱身后的噬咬。仿佛像时光放慢了时间,秦万感觉到屁股的疼痛一点也没有扩散,过了几分钟还像刚打上去那样疼,时光抄起藤条便转向了秦汐。

“你确定吗?如果……要后悔的”

“没事儿!来吧!我要脱吗?”

“嗯……”何进点了点头,有些生涩,现在的他说不出什么心情,更多的可能是紧张吧……

“哦……脱光?”风柔很单纯地问道。

“不着急,你先过来趴我腿上。”风柔乖巧地照做了,何进感受到了少女柔软的身体,轻盈的负重和剧烈的心跳。他勾住风柔的腰带,提紧了牛仔裤,重拍了一下,他想试试风柔的反应,不过挨了一下她还真是没什么反应。

光大证券秦汐的屁股确实不能再承受这种藤条的摧残了,时光换手象征性地拍了三下,毕竟重点是秦万的错,但这还是让秦汐痛不欲生。二秦又体验了一下刚刚的感觉,不过醒来时,二人已经回到了原本的酒店。时间没变,时间球却消失了……

十六、禁地

风轻云淡般柔和,这是何进打风柔时候的感觉。牛仔裤很薄,完全抵挡不住何进的打击。

“诶呦!你轻一点!”风柔在空中手舞足蹈,“丫头!这才哪到哪,现在觉得重的话,你今天可能走不出这个房间了哦!”

光大证券“哼!你真的舍得打我嘛?”风柔亮出来泪水汪汪的大眼睛,看得何进心里一震,难道……她真的不喜欢这样……?

“我不舍得打你啊,但是呢,我怕你到那边忘了我,所以现在必须给你加深一点印象!”说罢,何进伸手又是重重地一下。显然,他还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。

光大证券“不会的不会的!我怎么会忘了你呢!!不要打了啦!诶呦!”风柔的求饶声渐渐被手与裤子的撞击声所掩盖,她心知毫无意义于是放弃挣扎,认命地两腿一蹬做装死状。

“起来!”

光大证券“诶呀!你终于良心发现啦!”

光大证券“裤子脱了!”“ Excause me??”

光大证券花开两朵,各表一边。二秦不甘时间球被夺走,怒气冲冲又胆战心惊地登上了实验楼二楼。但,神秘的走廊,消失了,岁月,消失了……

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光大证券“就这样吧!反正也不是我们的东西。我可不想再介入什么神明之间的争夺了!”秦汐想起那痛入骨髓的感觉就不禁紧锁眉头。虽说当时的疼痛不堪忍受,但是回到现实,身上竟然完好如初。

光大证券秦万欲言又止,显然,他已经痴迷于控制时间。

“噔……噔……噔……”脚步声传来。

“不可能啊!!这个时间学校不可能有人!”

“赶紧上楼梯!”

光大证券他们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,实验楼,根本没有三楼……

十七,选择

光大证券二人,一步一步,明明看着楼梯口就在眼前,却怎么努力也无法到达,两人仿佛一直在动,却离目标的距离没有变。“鬼打墙!”想到这,秦汐一阵腿软。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无论是谁,如果被ta发现一定没有好结果的,这里可是学校的禁地啊!!“秦万??怎么办啊!!”往旁边一看,哪有秦万,秦汐只是自己一个人在无尽的楼梯上挣扎……

光大证券除去最后一道屏障,何进可谓真的是大饱眼福,两腿之间蓬勃着无限的冲动,不过,他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,故作严肃“趴过来!”

“哦……一会你轻点……”何进随和感到了腿上柔嫩的压迫感。

“咱也不多来,就十下数据线。”

“好诶好诶!就那种松垮垮的东西,打上去不和挠痒痒一样呀!”风柔天真浪漫地笑着。

“哦,可能吧!”啪!像一道天雷划裂乌云,数据线抽在了风柔粉红的臀上,显现出一道淡淡的白印。

“啊!!你杀猪啊!这么狠!”风柔狠狠地掐了何进小腿一下,用以发泄难忍的刺痛。

光大证券“你不是说挠痒痒嘛,不使点力怎么解痒?”何进笑道。

“讨厌,打得我这痛!还讽刺人……啊!!!~”何进没等她说完就又是一下,这一下,已经疼出了她的眼泪。他不舍得打下去了。

光大证券认命吧!再怎么挣扎,也只是无济于事了吧……被秦万突然消失而吓得魂飞魄散,秦汐认命地倒在了楼梯上。可是,似乎过了多久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。秦汐站起身,胆战心惊地回头一望,那一刻,仿佛成为了秦汐不可磨灭的恐怖经历,楼梯延伸了下去,没有尽头,漆黑一片,原来的二楼也消失殆尽,只剩下这道楼梯。再回头,上面也是一样遥远的楼梯,通往光亮。一阳一阴,秦汐再无其他选择。走吧!向着阳光……

“风柔啊,剩下的八下,等你放寒假回国再算吧!”何进一边给风柔揉着屁股,一边幻想着遥远的憧憬。

光大证券“那我就不回来了!哼!啊!!”

“你敢?”何进转揉为拍。

“不敢不敢,下次就下次!诶呦!你轻一点啊……”

“风柔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爱你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十八,战斗

当秦万醒来时,四周的景象对他来说仍心有余悸。那个幽黑的刑房,那两支摇曳的蜡烛。“秦汐!!”他声嘶力竭地叫着,他发现她已经不在了。

“那个该死的女人!一定是把秦汐抓走了!混账!”秦万知道自己毫无反击之力,只能愤怒地捶着地面。

“怎么?屁股的伤好了?”虚无缥缈的声音,是时光。

“赶紧把秦汐还给我!!”

光大证券“不是你的东西,为什么还给你?”时光的语气中充满着傲慢。

光大证券“我跟你拼了!!”时光的话,彻底点着了秦万的怒火,是一种从内心迸发出的激荡,暮然间,他的掌心感应到了一丝灼热,他不受自己控制地抬起手,抽向时光,一团火焰呼之欲出,直接燃到了时光的身上。顷刻间,时光被火团包围,秦万却把自己吓得不轻,第一,他不知道自己竟然具有操控火焰的能力,第二,他不想杀了时光。但是,火焰是无情的,当火光渐渐黯淡,时光身上的黑色衣服已经燃成灰烬。留下的是时光洁白的裸体。饱满但说不上丰满的胸微微摇晃,“贫乳诱惑嘛……”秦万不由自主地说出, “这是什么鬼能力!烧人家衣服,不过!嘿嘿,我喜欢~”

时光一下羞红了脸,两手捂上面也不是捂下面也不是。正尴尬之际,秦万再次抬起手,掌心再次集聚了火焰,

光大证券“把秦汐,还给我!!”此举也激怒了时光,作为时间的长女,她还没有经受过这种侮辱,她的心底萌生了一种杀意。反正一会眼前的人就要死了,时光收回捂住隐私的手,准备施法。一边是红色的火焰,一边是白色的光芒。两种势力冲到一起,旋在一起,炸在一起。

“风柔,明天要我去机场送你嘛?”

光大证券“当然了!你也顺便认识一下我的父母吧。”

“咱俩进展的蛮快的嘛!都见家长了啊!”

“谁跟你进展,跟你在一起不得天天挨打。”

“我哪舍得……”

十九、审问

恢复意识时,秦万的头仍然像炸开一样痛。他似乎记得,刚刚和时光的力量扭在一起,然后……不远处,时光仍然趴在地上,雪白的身体布满了不少鲜红的划痕。乍一看上去让人好生怜惜,可秦万没有心情可怜她,他现在对她仍是说不出的恨。他强忍身上剧烈的疼痛,站起身,走到了时光的身后……

风柔回家后直奔温暖的大床,脱下牛仔裤和内裤,抚摸着自己仍散发着余热的屁股,这种感觉……甚是奇妙。“我说怎么那么多人喜欢sp呢……好美妙的感觉……”风柔仔细地从回忆中品味sp带给她的惊喜。“以后到美国……还能体会这种感觉吗……”

时光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,四周都是火柱,像笼子一样,占据了她移动的空间。

“你醒了?”

“还不肯说?”

光大证券“很好,我们有时间,慢慢玩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秦万手里多了一支藤条。“这个,是你刚刚抽我用的吧!?”秦万还是能从时光的眼神和动作中看到恐惧,可是无论她如何挣扎,身上的绳子也不给她一丝希望。她想施法,可是手却没法动,她的手,是能量的唯一出路,时间家族的每一个人的手,都是。

光大证券啪的一声,藤条划过火柱打在了时光的大腿上,火焰加成的温度更加放大了痛苦。时光想忍住,却还是叫了出来,声音不再虚无缥缈。“你这藤条有点意思。打人那么疼,可是一点伤害都造不成。”他也才想起来,刚刚被打那么惨,打完之后却一点事也没有。抡圆了又是一下,这次完美地嵌入了臀腿交界的位置,时光的叫声扩大了几个分贝。

“别……别打了……”秦万没有理会,一下直接抽进了时光的臀缝,痛得时光在柱子上挣了一下,可怜的小脚燎到了火柱,又是一声尖叫。

“肯说了?”

“说说说……说……”

二十,反转

“说!”

“讲真,秦汐不在我手上,我本来动用时间隧道要把你们送回去,谁知道遭遇了时空乱流,结果我只把她送了回去……”

“真的?”

光大证券“嗯……”时光被周围的火柱炙烤着,难受无比。“放我下来吧……”

光大证券“放你下来?你以为我会自寻死路?”

光大证券“那你总得把我的衣服还给我……”时光想到这已经眼泪汪汪。

“都烧掉了!怎么可能还给你,我看你啊,就不要穿了,还怪可爱。”说罢,秦万直接将手穿过了火焰挑了一下时光下面的巢穴。

光大证券“你!!”时光怒目而视,“手死开!!”

秦万没有继续,他熟知惹怒时光自己没有一点好处。“那你把我送回去!”

光大证券“你得先放我下来啊,我看看时间乱流波动得怎么样了。”

秦万伸手熄灭了火焰,手指一伸烧断了时光身上的绳子。他的记忆也就停留在了此刻,他的下一秒记忆就是他的双手被死死绑住,全身赤裸地趴在时光的腿上。

“死小子,姐姐我也是你能打的?!准备好血债血偿!”

光大证券“你,奸诈小人!”秦万已经不知道气得青筋暴怒,但是无论如何也召唤不出火焰,他的手被死死绑住了。

啪啪啪!时光开始了拍打,用的是手,只是这个手加载了光的能量,打在屁股上的感觉就像被放大镜聚焦的太阳光束对一点造成的灼伤,不同于秦万大面积的火焰。这种感觉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。虽说像滴蜡,但不同,第一,是打上去的,第二,痛感强于滴蜡但仍然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。秦万的头脑被疼痛一次一次地冲击,他急于摆脱这种感觉,却无计可施。这时,他看见脚边,是一个似曾相识的东西,绿色的……“那不是……时间球??”秦万心理想。他装作挣扎,两脚四处乱摆,时光没有管他,殊不知,他正在尽力去够那个时间球。终于,够到了,他大喊“时间静止!”

时光的巴掌停在空中,他赶紧起身,时间球是有时间限制的,必须快点行动。用牙咬烂束手的绳子,找另一根绳子牢牢绑住时光的手,这一切做完,时间球才泛出微弱的光,还有时间,秦万把时光翻过来,两腿掰开,做出爆菊的准备。

光大证券时间球的光越闪越快,时间恢复运行地这一刻,秦万的手指正好插入时光的菊花中……“啊!!”

“送我回去!”

“你做梦!我的清白毁在了你手上,还妄想我送你回去?”时光怒火中烧,历史的长河中,她从未受过今天这样的侮辱。

光大证券“那你还想要我负责喽?咱俩挑个良辰吉日,把事办了?”秦万仍挑逗着她。

“你…!”时光已经无法形容面前这个男孩。

光大证券“那咋办?咱俩一男一女,赤身裸体在这?互相打屁股?”秦万故作无奈状。

时光没有说话。

二十一,回望

光大证券鲜花盛开的地方,弗罗里达奥兰多。一个梦幻般的城市,现代工业与大型农业的碰撞,鳞次栉比高楼林立与大小湖泊油绿鲜草相融和,街道一尘不染,居民热情好客。这便是沈风柔对奥兰多的第一印象。

沉浸于新世界的她十分欣喜激动,但她一直对一种东西念念不忘,不知是何进,还是那种痛……她走到学校之后开始了一切的入学准备工作。忙里偷闲给何进发了一条消息,“我到学校了,一切安好。”很久没有回音,也难怪,毕竟十二小时时差。

光大证券岁月拄着下巴坐在地上。“快了,就快了。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光大证券经过不知多长时间的漫长攀谈,时光带着秦万回到了现实世界。秦万决定回学校看一看。时光不知去了何处。

光大证券走到班级门口,秦万吓了一跳,班级所有人都光着下半身站在自己的课桌后面,椅子都被搬到了教室外。

光大证券“诶你看!那个就是徐峰啊!”教室外几个其他班级的女孩围在窗前看着里面一片春色。奇怪的是,她们好像没有看到秦万一样。

光大证券“他就是你的梦中小情人?那个啥,好小啊,能满足你嘛!”

“诶呀!”几个女孩的脸刷的红了。

“你看你看,那个起来了,羞不羞羞不羞!咯咯咯。”秦万被她们烦得很,但是他们像不在一个次元一样碰也碰不到,说话也听不到。无奈,他推门进入班级,眼不见心不烦。同学们好像因为集体罢课被罚,但教室内,并不见秦汐的踪影。她,去哪里了……

“你们的所作所为!还是一个学生吗!!”老师在讲台上青筋暴起。所有人!现在!鞋子脱掉!到楼下跑圈!秦万皱皱眉头,老师真的好过分啊!他想放火教训一下老师,但是怕吓到同学们,只好作罢。他想到了另外一招,他走到窗前,点燃了操场上的树。操场,开始了火灾。熊熊烈火向教学楼窜着,还好,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下。

二十二、

光大证券老师十分冷静,坚定地指导大家有序快速的撤离,“一秒钟!赶紧把裤子提上!班长带队,站排,跑!”看同学们都跑出了教室,他才跟出来,一会儿在排头指导班长寻找路线,一会儿跑回排尾安慰受到惊吓的后排同学。反观别班,早已乱作一团。同学们全都安全地从前门跑到了前操场,李老师早已气喘吁吁,“报数!”李老师一声令下,查过之后发现同学一个没少,他才舒了一口气。“看来下次罚你们跑步我也得跟着练练了……果然还是年纪大了啊……”李老师自嘲了一句,又冲回教学楼帮助其他班级的同学逃生。同学们看在眼里,暖在心里……

光大证券这一切,秦万也看到了,李老师虽然惩罚同学们的时候狠点,别的方面还真是无可挑剔啊……他收住了火焰,殊不知,实验楼早已被熊熊烈火吞噬……

秦万收手及时,学校没有同学受伤,也算是皆大欢喜。

光大证券时光的目标很明确,弗罗里达奥兰多。她深刻的感知,刚刚的时空乱流和那里的不知什么人关系十分密切。她想着要不要带秦万一起去,如果对方的实力过于强大,再一言不合……后果不堪设想,带着秦万起码心理还有点底。

风柔的寝室一个三个人,她来自中国,一个来自澳洲,一个则是美国本土学生。现在离开学还早,两个同伴还没到,她自己坐在寝室里好生无聊,干脆上一上sp网站一睹为快。她以前知道sp的意思,但在和何进实践之前,她还从未探入过这个领域。借助天然外网的优势,她访问了很多中国无法进入的网站,而在一个视频网站,她看到了一条演员招募的股票配资 。(本文所有英文股票配资 ,对话,皆由中文展示。)再三犹豫,她还是点了进去。

岁月跪坐在地上,双拳奋力地锤击地面,口中怒吼“是谁!!为什么!!”

二十三、临行

“妈妈,妈妈,是不是有钱想干什么都可以了???”

光大证券“宝贝,当然不是了!钱买不来爱,买不来健康,更买不来时间!”

秦汐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浸透,“我这爬个楼梯赶上取经了……这破楼梯到底通向什么地方啊……天啊!!!”她张开手掌擦拭着脸上的汗珠,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……汗水擦到手上之后立刻就消失了……

时光在街上飘荡,眼睛四处寻找,到底谁像能造成时间乱流的人呢?无缘对面不相逢,她的一天,没有任何收获。

光大证券“要不回去问问爸爸吧!”

时光张开双手遁入了无形。

突如其来的火灾让全校师生都陷入了恐惧,自然提前放了学。秦万想来想去,还是只能去实验楼寻找秦汐了。

光大证券再次走入这个福尔马林夹杂着复杂情感味道的建筑,秦万感到心里十分不安,自己的心脏仿佛想要挣脱出身体。他觉得大事不妙,箭一样蹿上了楼梯,二楼,三楼!?什么时候有三楼?他想也没想就继续往上冲,他知道,这里一定有问题!!

光大证券果然!!!“秦汐!!秦汐!!”秦万看见晕倒在漫漫楼梯中的秦汐,他身体已经被怒火笼罩,是真正的火焰,蓝色的,发着幽黑深暗的光。掐人中也不行!难道?!人工呼吸??(小作者:拜托,你以为溺水啊……)他挤开秦汐的小嘴,撅起嘴唇向下吻去,就在两唇快要接触的一瞬间。“够了!!!”岁月从最高处的亮光中走了出来。“我已经不想玩你们两个了!!我要杀了你们!!”

光大证券“是我要杀了你!!!”秦万看见岁月全身的怒火都在颤抖着翻滚着,像是他背着整个地狱。

“你可想好,杀了我,你们永远都逃不出时间牢笼~”岁月饶有兴味地冷笑,“哼何况?你?一个乳臭未干的高中生?还杀我?笑话~”

光大证券秦汐在争吵声中醒了过来,看着上面张牙舞爪的岁月吓得一机灵。“秦汐?你醒了??”

光大证券“秦万?!谢天谢地你来了!我好怕……”秦汐赶紧抱住秦万,懦懦地躲在秦万身后。

沈风柔在大路上踢着石子“什么嘛!什么我还没成年就不能招我,打个屁股嘛,跟年龄有什么关系!”她原本幻想的被绑在刑架上的酣畅淋漓的体验,被人家一个No给拒了。“还是DIY吧……”她走进了一个小树林……

“爸爸!!爸爸!!!!”

光大证券整个天际一片混沌,河流停止了流动,草木停止了生长,人类停止了呼吸,世间一切事物都渐渐凋零,渐渐飘散。他们被分解成了一个个黑色像素点,飘在空间中。

“哦买嘎!!这是怎么回事!!我的世界怎么了??”空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茫然无措,只能在原地空跺脚。还是去问问老哥们吧!

光大证券时光跪在时间的遗体前泪流满面……她口袋中的时间球闪烁着频率极快的红光,仿佛要爆炸一样。

“去死吧!!”秦万把怒火集中在了手心中,掷出了一个大火球,火球越滚越大越滚越大,很快就涨破了所谓的时间牢笼,因为,时间已经消失了……岁月就这样,被击昏在了地上。顿时,他们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片空白,没有维度没有空间,就是时不时飘着几个黑点。“秦万……这?!这也是你干的?!”秦汐被秦万的技能惊到了,六神无主。“不知道啊……”秦万怔怔地看着四周,空洞。

“是老家伙死了!哈哈哈哈哈哈!”岁月爬了起来,“太好了!!!他终于死了!!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岁月终于如愿以偿,他张开双手吸收着空间中飘得黑色像素点。那是所有物质的物质点,那是唯物论的精髓所在。自然,吸得越多,他就越强。

光大证券“对了!对了!!”时光悲伤之余,想起来了口袋中的时间球。手颤抖着掏出来塞进了时间的嘴里,许久,时间再次张开了眼睛……

光大证券黑色像素点消失了,它们回到了自己的物质,时间恢复了运转。

光大证券“刚刚怎么回事??”晓晨想起来自己正在和徐峰玩游戏。可是刚刚怎么感觉记忆被掏空?不管了,先继续玩吧!

“谁知道呢!那我继续了??”徐峰坐在凳子上,手握着床沿上的晓晨的帆布鞋。

“嗯……”

徐峰也没多犹豫,一下扒掉了她的鞋子,露出了粉色的猫咪袜袜。

“这么可爱的猫,打伤了多可惜。扒掉!”他伸出手指顺着晓晨的脚踝把袜子也拨了下来。少女的脚丫,小巧可爱。五个高低顺列的脚趾向中间蜷着。如果用洁白来形容少女的丰臀,那么,少女的脚心便是洁白中透着红润。一道道整齐的小褶皱点缀在中间,虽然晓晨上次光脚被罚站但她并没有在班级面前露出脚心,所以徐峰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“为什么一定要先打我脚心?我明明是来找你sp的!”晓晨没好气地问着看得出神的徐峰。

“因为……因为有读者想看嘛!!”(哈哈!作者乱入。)

“好吧!要打你快点!”(嗯嗯!晓晨,你是不是被徐峰充足的理由说服啦??)

徐峰用巴掌拍着晓晨的脚心,给她涂上火红的颜色。脚心的受力面很小,所以基本上都是手指部分和脚心亲密接触,这样就,跟巴掌比起来,更痛诶。再加上脚心更加敏感,所以徐峰也不敢用什么工具,尺子已经是很严重很严重的了,穴位那么多,万一打坏了呢,所以即使准备了尺子,他也没打算用。”

五个小脚趾随着挨打的节奏舞蹈着,晓晨也感受到越来越重的痛意。脚对于女孩子也是很重要的部位,遥想当年西门庆第一次约潘金莲……(作者可没看过金瓶梅!)

“这只脚煎熟了已经,那只脚就先不打了,怕到时候熏得我手都洗不干净。”徐峰摆出很嫌弃的表情。

“我去你的!你还嫌弃我?是我求你打我的??还不是你自己非要这样!!熏死你算了~”说完,晓晨拿着已经红彤彤的脚凑向了徐峰的鼻子。(口味是不是有点重了……[茫然脸])

“反了你了!!”徐峰跳起来一个擒拿,将晓晨像小鸡一样按在了膝盖上,扒了裤子就是啪啪啪一顿尺子!“说!家长是怎么教育你的,老师是怎么教的你!!你这就是公然的得瑟!!看打!!”

晓晨也没理他也没求饶,享受着这个过程~可是渐渐的随着痛意的上升……“我……我错了!我错了行不行!我我我……我现在去洗脚也成,你别打了先!!让我歇会啊!!别连着打啊!!我天!喂!!啊!!”

光大证券徐峰停止了打击,推了推晓晨示意她站起来。反正自己的小秘密在班级里也早就不是隐私了,她坦然地站了起来。挺着稚嫩的毛对着徐峰。“下一项,双手抱头,做蹲起,我打一下你做一下。不许停!”

(呜呜呜……小作者好困啊……写不下去了呢……累……累……累……明天要补一天作业,晚上还要看球……后天就开学了,叫做高三的下学期……呜呜呜……泪奔……小作者也是有高远理想的人……我想去上海想去上海想去上海!!再不学习我就真的只能在东北混了QAQ,我想拿小拳拳捶死高考!哼!今天,用补作业的时间给大家更文,就是想让大家知道,我说过不坑!就是不坑!谁说我坑,我就坑给他看!!所以,这其实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……大家愿意等我一百二十多天嘛……嗯!我知道你们愿意的!希望大家等着我,我不会让你们失望哒!!PS:写上我的名字表示诚意。)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